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

小池百合子,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在本国几乎家户喻晓,然而在中国知名度却一直不高。

在这次防疫对策上,作为东京都知事的小池百合子近日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体上宣传防疫知识,呼吁都民“外出自肃”,曝光率也提高了不少。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1

在“男外女内”思想根深蒂固的日本,而且是男性一手遮天的政界,小池百合子拥有连任三届小泉内阁的环境大臣、又担任了安培的防卫大臣、在2016年还无所属当选东京都知事的辉煌从政履历,我们不八出来给大家看一下实在是太可惜了。

01

天才少女和学历造假

小池百合子于1952年7月出生于日本兵库县的富商之家,在中学时期一直成绩优异且热爱各种体育运动,毕业后也顺利考入关西学院大学社会学系。

也许受父亲经商的影响,小池百合子很早就意识到了石油作为一种新兴能源的重要性,从而预见将来社会对阿拉伯语人材的需求将日渐增长。

1971年,19岁的百合子从大学退学,前往埃及的美国开罗大学进修阿拉伯语,随后转入开罗大学社会学系。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2

根据她在自己书里的描述,她于1976年10月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开罗大学毕业。随后在网上有人声称自己也在开罗大学留学,而在1976年的毕业名单上根本没有小池百合子的名字。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小池晒出了自己开罗大学的毕业证书,但这并没办法证明她声称的“第一名”成绩。

据开罗大学社会学系Adel Amin Mahmoud Saleh教授的说法,开罗大学每四个学生中就有一个人延期毕业,而百合子只用了四年,虽然晚了两个月,也算是非常优秀了。

但学历造假这个黑点却一直伴随着小池百合子,这是一个无法证伪也无法证实的事情,谁在说谎,我们可能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02

翻译、记者、播音员,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埃及留学期间,小池百合子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对方是比她大三岁的日本留学生。

百合子说起这段经历时也是云淡风轻,提出求婚和离婚的都是自己,分开的原因是对方得到了一份在阿拉伯的工作而她不愿随他离开埃及。

“回想起来我还是会觉得有这样的一段经历真是太好了,我已经结过婚了,从此以后可以更加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3

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她也真的做到了。

从开罗大学毕业后,小池百合子从事过一段时间的阿拉伯语翻译,还当过记者和协调人,跟卡扎菲和阿拉法特等大佬谈笑风生。

她热心政治,为了支持土耳其留学生的改名运动只身闯入厚生省,跟当时的厚生大臣据理力争;当过6年NHK的副手播音员,在1988年被东京电视台聘为自己财经节目的初代首席播音员。做播音员期间也是备受瞩目,拿下过日本女性放送者恳谈会授予的新人播音员奖。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4

职业生涯发生转折是在1992年,小池百合子迈入40岁,收到好几个政党的参议院选举参选邀请,顺势便以“要改变政治,与其去修那些大型的二手车,不如用小点儿的新车”为口号,开始了她的从政之路。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5

03

政界候鸟,跟前首相关系密切?

小池百合子参政之后,因为善于审时度势(好听的说法),先后从属过日本新党、新进党、自由党、保守党、自由民主党,被称为“政界的候鸟”。期间经历三次小泉内阁改选而不倒,担任过三届环境大臣,和一届内阁府特定担当大臣。

因此也被外界揣测两人关系,甚至一度有两人有了婚约的传闻,但一直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不过两人关系好也是事实,小池百合子在工作上为小泉纯一郎鞠躬尽瘁,在生活中对其的关心也不少,还曾亲手做过便当送到小泉府上。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6

小泉也是赏识自己的爱将,在方方面面支持百合子的工作,2005年小池百合子推行“夏季轻装化”运动时迟迟不见效果,便是小泉带头响应,经常轻装上阵参加各种活动,终于将这一运动顺利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推广。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7

在2016年传出小池百合子要参选东京都知事的消息时,已退役的小泉也曾亲切评价道:“以前我们常说男儿要有胸怀,女儿要爱娇俏,我看现在很多女性也很有胸怀嘛。”

04

没有政党支持,单枪匹马也要参选

但其实当年小池百合子参选东京都知事之路并不顺利。

最开始,小池百合子向自民党提出推荐请求时,也曾跟自民党东京都连会长石原伸晃进行过顺利会谈。

但党内舆论对小池百合子没有得到批准便擅自表明参选的行为进行了强烈批判,并推荐了另一位候选人增田宽也。无奈之下小池只好撤回了自己的推荐请求,表明单枪匹马也要参选。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8

紧接着自民党向所有国会议员和地方议员发出了“包括家属亲戚在内,若是谁给增田宽也之外的候选人应援,将对之进行除名处分”的告示。但东京都选区的若狭胜众议员以及小池自身地盘(丰岛区、练马区)的一部分自民党议员则开始造反支持小池参选。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9

因此虽然名义上增田宽也得到了自民党和公明党的联名推举,实际结果是自民党的选票被小池分走了四成,公明党被分了两层。

而另一名主要的竞争对手,在野党四党联名推举的鸟越俊太郎则因为政策准备不足,四党内部分裂等问题,又恰好倒霉被杂志报道出了女性问题,也不足以跟小池百合子抗衡。

最终结果是,小池百合子的选票比第二位的增田宽也多了整整一百多万,得票率44.49%,而增田和鸟越的得票率则分别是27.40%和20.56%,实在是非常漂亮的战绩了。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10

选举结果出来后,自民党气急败坏地宣布要将小池开除党籍,但小池表示开除就开除呗,反正老娘已经是东京都知事了,手握100兆日元的都内生产总值,你们能拿我怎么样。(好吧,小池的心理活动纯属我脑补的)

05

日本首位女都知事,评论两极分化

别看选举战绩如此风光,但作为史上第一位女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舆论评价却一言难尽。

虽然身为女性,但其保守的发言和推行政策却被女权人士指责:“根本不女权”。

女权人士甚至自发在推特上组成了一个“不随意给小池百合子投票的女性联合会”,后来还一度改名为“对小池都知事的诞生十分失望的女性联合会”,现在因为小池表明会100%参选第二期东京都知事选举又改名成了“不随意遂小池百合子其意投票的会”,虽然才一千多个followers,但其给自己加戏的执拗精神倒挺让人钦佩。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11

在女权人士这边没讨到好,并不代表小池在男性当中就受欢迎了,小池参选东京都知事的时候曾被原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公开讽刺“一把年纪还化那么浓的妆”(小池参选时64岁,跟对手增田同龄)。

听到这个发言的小池阵营反响激烈,59岁的若狭勝议员站在JR十条駅前的选举车上发出悲鸣:“现在,现在我真的是非常地伤心。”之后是长达二十秒的沉默后表示:“绝不原谅这样一个不允许女性自由闪耀的日本社会”,小池百合子则异常镇定地回应道:“这种事情我们都已经习惯了。”结果反而拉了一大波好感,简直让人怀疑石原慎太郎是他们打入内部的奸细。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12

抛开性别不谈,小池的参选政策和其后期的执行力度也一直广被诟病,当初承诺的消减电车拥挤情况,减少待机儿童(到了年纪却上不了幼儿园的儿童)数量,削减加班时间,保证看护人员充足“7个0”公约,一直被批判达成率为“0”。

对于这次新冠疫情的对应,前期因为奥运会的关系一直死撑不作为,被人指责“把奥运放于都民性命之上”,“在自己国家都供应不足的情况下给中国捐献防疫服,简直是卖国行为。”

后期终于开始重视起来各种广告宣传,记者会,却又被指责“当众表演”,“花费民众9亿血汗税金拍摄防疫宣传片,却是为了让自己出镜”。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13

对于恶评,小池一向是比较淡然的,早年在一次采访中她就明确表示过:

“被人讨厌,或不被人讨厌这种事情,我没兴趣去关注。毕竟做被人讨厌的事情,在政治上是必不可少的。”

也有民众表示理解,坐在那个位置上,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做就能做的。

前几日还有人在推特上公开了东京都知事的年收才1,253万日元的消息,仅相当于大企业的普通管理层,网民纷纷表示小池百合子所做的工作早已超过了她该得的报酬。

而无论多么辛苦繁忙,小池百合子始终保持以精致完美的妆面示人,即使戴着口罩的这些天也不例外,这种对于女性之美的坚持得到了很多年轻女孩子的尊重。

日本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故事_图片 No.14

现代社会,似乎一说到优秀突出的女性就默认她们该为女性发声,做女权该做的事情,而当她们没有符合期待做了跟男性一样的选择时,则会被批判不女权,这也是小池百合子总是被批判的原因。

但其实她站在那个位置上,让世间看到了女性的力量,鼓励了女孩子们去发光,她不必去说女权,她本身就是女权。

本文由 次元法典 作者:阿萝 发表,其版权均为 次元法典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次元法典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2

发表评论